• 我和梁姨还有她的好闺蜜

    时间:2019-07-02 20:48:14

    梁姨成了我的炮友之后,快到八月十五,单位发了好多东西,其中有一袋大米。那天中午我问梁姨:“媳妇,用我给你背回去吗?”梁姨说:“你没大没小的,瞎叫什么呢!”我的手直接握住了她的乳房问她:“这个媳妇是瞎叫的吗?”她咯咯地笑说,“去你的。”打掉了我在她乳房上揉捏的手。然后说:“干儿子,下班给我背回去大米呗。”我说:“好啊!给你被会回去,干(四声)妈妈!”她哈哈的笑,“好啊,那我下班等你。”梁姨他老头是公安局的,八月十五又是十一,正忙得搞安全,闺女又在外地唸书还没回来。去他家哈哈,自己中午乐了一中午。当下班我给她背着大米往她家走,到了她家,果然没有人。梁姨弯腰给我找拖鞋,大屁股把裤子撑得圆圆的,我的火直接就起来了。我把大米放在地上,拍了他屁股一下。梁姨回头看了我一眼,轻轻打了我的鸡巴一下,给我拿出来拖鞋。我换上后把米弄进厨房,梁姨指挥我放在哪里,从厨房出来正好是厕所,我在后面走着,闪身进厕所,一把也把梁姨拉进了厕所。我说:“这下可以干妈妈了吧?”把她直接按在了厕所是洗手池那,亲着她的嘴,脖子,耳朵,双手拉起她的衣服,把他的乳罩直接往上一推,露出了大大的乳房。嘴吸吮著乳头,一个手抚摸,捏著另一个一个乳房,还有乳头。梁姨轻轻的呻吟著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我的另一个手解开她的裤子扣,伸手去找能出来温泉的泉眼。手进去一半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,有专治大姨妈的卫生巾。我楞了一下,梁姨咯咯的笑起来了,说:“怎么不摸了?”我火的把她按了下来,掏出了鸡巴,往她嘴里插,梁姨闭着嘴,不给我口交,我说:“怎么今天不想吃了?”她说,每次都是我求你说,别逗妈妈了快那你的鸡巴操我的骚逼吧,今天你也得说点什么吧?”我苦着脸说:“亲爱的妈妈,我快憋死了,款让我的鸡巴草你的嘴吧。求你了。”梁姨咯咯乐了说,好吧,今天就让你操我的嘴。我坐在了马桶上,两腿分开。梁姨跪着给我用嘴吸著鸡巴,一会吸住鸡巴蛋,一个手给我揉着屁眼,拨弄著鸡巴和屁眼之间的肉。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吓我一跳,梁姨也吓一跳,脸都白了。我说:“没事,就说我给你送大米的。”给梁姨整理一下衣服,叫他出去开门,我坐在沙发上,喝水。梁姨开门进来的不是他老头,我松了一口气。进来的是一个和梁姨差不多年纪的女人,比梁姨化妆化的好,看起来也更骚。他进来梁姨也松了一口气,介绍说:“这是我们单位的小李,发大米给我送大米来了。这是我同学,你叫雪姨就好了。”我说:“雪姨好!”雪姨看了我一眼,目光停留在我的鸡巴那一会,因为刚刚激动,现在还立著了。咯咯的乐了看着梁姨说:“这就是你的干儿子?”我一听这个都知道?梁姨脸红了,“说什么呀,你坐,我给你倒杯水。”我说:“给我一杯冰水。”梁姨给我拿了一个杯子,一瓶冰的矿泉水。给雪姨接了一杯热水。雪姨看着梁姨说:“你家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,这味道好……”没有说完就看着脸红的梁姨笑。梁姨说:“你瞎说什么,真是的。”我说:“梁姨,米给你弄回来了,我就走呀。”梁姨还没有说,雪姨说话了,“别走啊,再坐一会。有事问问你们呢。”我和梁姨都看她,想有什么事了?雪姨问梁姨说:“你这个干儿子的宝贝大不。吃的你很香吧!”梁姨脸红著,有点生气说:“你瞎胡说什么? ”雪姨笑的说:“看你,还不知道你们做什么呢?真是的。”说著伸手从梁姨的头发那取下来一根我的阴毛,说:“都吃到头上了,还没有啊!”她手里拿着阴毛,乐的看我说:“你要不要了?”我也有点生气说:“要啊,这是给我干妈的,怎么不要?”梁姨说:“小雪,别闹了。”又对我说,“你先回去吧,我和你雪姨坐会。”“好!”我站起来要走,雪姨拉了我一下说:“梁姐,怕我抢你的宝贝?”梁姨说:“有什么抢不抢的,他还有事呢。”雪姨听说抢不抢的,直接扣开了我的裤带,很利索的掏出了我的鸡巴,对梁姨说:“我家那个我和你说过,最多5分钟,我看到他给你送米来了,就知道你俩,我就来抢了你宝贝了,梁姐,就让我一次吧。”说完把我鸡巴含在嘴里,然后紧紧的吸住,用舌头尖快速的上下挑弄我鸡巴眼,爽!真爽。一会又吸住龟头,猛地往后一收,蹦的一声。然后又来一次,鸡巴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吸弄著,快要射呀。我怕射出来,推开他,把她放在了沙发上。脱下了她的裤子,内裤。我跪在了地上,她的逼正好对着我的嘴。我嘴按在了她的骚逼上,好多的水被我吸干净,吸住她的小阴唇,用牙齿轻轻咬著。不时地用力吸一下。又把她的腿撇的最开,把舌头撑出来,戳她的屁眼,然后向上,用舌头硬把大小阴唇分开插进一点逼里,又向上到了小豆豆那,整个嘴吸住。舌头打着圈挑弄,舌头尖按压,吸住用牙齿刮,弄得雪姨不停的叫着。手的中指蘸着阴水,也插在了皮眼里,大拇指在她的骚屄里转动着。感觉逼里突然的收缩了几下,腿上的肉也紧紧的绷住,然后一股阴水又流了出来。我一个手拿起来了我的冰水杯子,把我的鸡巴放在了里面。额!!!火热的鸡巴凉了下来,也没有想刚刚那么想射,我的舌头,嘴还在她的逼上奋斗者,问她:“骚货,你爽吗?”雪姨嗯嗯的说:“爽,我要你的鸡巴,快操我,干儿子。”我说:“那我可要操你了,妈妈。”她说:“操吧!”我用鸡巴对准逼,一下直接插到最底下。雪姨“啊”的一声长叫,整个身体都紧紧的绷了起来,手在我胳膊上用力的掐这我。我冰凉的鸡巴插进她火热的逼里,让他感觉到了冰火两重天。她的逼遇见我冰凉的鸡巴,紧紧的包裹了,而且还一抽一抽的,用逼吸着我的鸡巴。这时我开始了来回的抽插,每次都把鸡巴抽到快从逼里出来,然后再猛地插到底

    雪姨在我的身下叫着,而且还不是小声的呻吟,而是大声的叫着:“操,操死我呀!啊……”我说:“那,我就停下来?”我放慢速度,笑嘻嘻的看着她,雪姨急着说:“别停别停,快。快操。”我哈哈笑着,又加快了速度操她,每次还是快抽出来,猛地插进去。这时我看梁姨,她两腿紧紧的夹着,脸红喘著粗气。我说:“来,我给你搓搓胸罢。”我一个捏著梁姨的乳房,下面操著雪姨。抽插了几十下。雪姨已经瘫软的不行了。我拔出鸡巴,雪姨急着说,“别,我还要。”我笑着说:“你不要也不行呢!爬过来,把屁股给我撅起来。”雪姨瘫软的身体趴在了沙发上,我让她抱一个抱枕,脸贴在抱枕上,屁股撅的高高的。我把鸡巴放在她逼外面摩擦著,说:“你行不行了?这次可要全力操你了哦。”雪姨说:“嗯,我要你鸡巴……”我偷偷地拿起了刚刚泡我冰凉鸡巴的水,我插进去的鸡巴更用力的操著雪姨,雪姨又开始了大声的呻吟,抽插了十几下我把冰水顺着雪姨的屁股沟慢慢倒下,雪姨又一次的收紧了逼,我说:“爽吗?”雪姨嗯嗯的说,“爽。”我说:“雪姨,你的逼还听紧啊。”就这时,雪姨逼里一股热热的阴水留在了我的龟头上,全身过电一般。我说:“操,你出阴水汤的我鸡巴真爽。”我加快了速度力度操雪姨。雪姨说,“不行了不行了,你拔出来吧,我受不了了,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雪姨整个身体很红的,软软的要支持不住。我双手很快抱住她屁股说:“我也快射了,你坚持一下。”我开始了疯狂的操她,雪姨已经不叫了,只有轻轻嗯嗯声。我也啊的叫了一下,说:“不行,我也要射了。”最后几下更快了。呼,出了一口气,把滚烫的精子射在骚逼里。这时候雪姨啊又一次大叫,吓我一跳说:“太烫了,你精子太烫了,好爽。”我给雪姨又来了一次冰火。我把鸡巴拔了出来,放在了雪姨嘴里。她舌头,嘴把我鸡巴上的精子都吸净了。我抱起软软的雪姨,说:“梁姨,咱们一起洗干净吧? ”进厕所去洗澡了。我把雪姨放在马桶上,掰开他的双腿,用花洒冲洗他的大腿之间。而梁姨不好意思进来,在外面听着我和雪姨的对话和洗澡声。我光着身子出来,抱起了梁姨,把她也抱进了厕所说:“雪姨还不帮我把这个梁妈扒光了?”于是我和雪姨把梁姨拖得光光的,内裤也脱了下了。我拿起了花洒给梁姨洗逼,没有血了我含住了梁姨逼的小豆豆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梁姨啊的一声,全身都有些颤抖。没有几下梁姨把我的头推开说:“出来水了,有血呢。”我嘿嘿的笑了说:“你俩看,这个又起来了。”原来我的鸡巴又涨起来了。说,你俩看怎么办呢?雪姨说:“这好办呀,你坐马桶上。”我坐在了马桶上,雪姨跪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给我口交了起来,用嘴弄了一会,雪姨把梁姨也拉了下来说:“这个儿子刚刚射了,我一个人不行,你也来,让我休息休息。”梁姨脸很红,也趴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给我吸吮这鸡巴。一会两人一起,雪姨在左边,梁姨在右边,俩人一起从根部吸住我的鸡巴,嘴唇挨在一起,啃着我的鸡巴,说:“你怎么还不射,快累死我俩了。”我说:“你上来让我操一会。”雪姨说:“好啊,可是你梁妈妈该吃醋了。 ”我说:“没事,把你的劳动成果给她吧。”雪姨扭过身子,我让梁姨手扶着我的鸡巴,对准雪姨的逼让雪姨坐了下来。我在马桶上坐着,雪姨一下又一下的坐下来,我时不时的挺一下,就能听见雪姨啊啊的浪叫声,有十来分钟,雪姨有瘫软了说:“你个小冤家,操死我呀,受不了了。”我推开了雪姨,撑著鸡巴上有雪姨的粘液滑滑的,拉过来梁姨,对准梁姨的屁眼,狠狠的一下插了下去。很紧很紧,梁姨也被突然地操她屁眼吓到了,从来没有人开发过的屁眼被我给偷袭了。雪姨说:“你还爱这个啊?”我说:“下次操你三个眼!”雪姨就笑着说:“好啊!”伸手去抚摸梁姨乳房,说:“乳头都硬成这样了啊!”就含住了梁姨的乳房。梁姨后面被我操著屁眼,前面被人吸著乳头。我感觉都梁姨的屁眼收缩很厉害,吸的我的鸡巴很有感觉。就在我插的快射的时候,我拔出了鸡巴,说:“快、快,我要射呀。”雪姨和梁姨都张开了嘴准备接着。一下射了梁姨一脸精液,雪姨赶紧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,把后面的精液都吸进嘴里。梁姨也把脸上的精液用手涂抹开,把手上的精液有吸干净。我说:“你俩弄的爽死我呀。”雪姨和梁姨对视笑了笑。下来开始又一次的洗澡。匆匆忙忙洗干净,我说:“我回家了,要不再待一会,又得操你俩。”梁姨和雪姨把我送到门口。我一人捏了一下乳房,说:“我走了啊。”过几天梁姨倒楣过去了,和雪姨一起来找我干炮。从此以后,我就有了两个熟妇做我的炮友。